• 加载中...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网站地图
图片频道 | 旅游商品 | 工作动态 | 景区建设 | 党的建设 | 扶贫攻坚 | 特色产业 | 驴行景区 | 美食每刻 | 招商引资
艺苑奇葩 | 精神文明
艺苑奇葩

大美小草坝

时间:2017年12月17日 信息来源:云南日报 点击: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大美小草坝
本版图片 张彤 摄本报美编 杨千红 制图

    陈衍强    乌蒙山连着山外山,小草坝银河落九天。在云朵下的高原,大美的不是风景,而是发现,正如昭通籍诗人雷平阳踏遍万水千山,还没深陷小草坝的腹心地带,就被小草坝的磅礴大气震撼。这个奇句泉涌的诗人,只写出四句:“这儿的山/是地球的城墙/这里的江/是世界的护城河”。    小草坝不止是彝良的一个镇,还是彝良的无限风光;小草坝不止有小草,还有大树;小草坝不止有坝子,还有险峰;小草坝的小草是异草,小草坝的野花是奇葩;小草坝的坝子,身穿原始森林,放牧飞禽走兽,悬挂万丈瀑布;小草坝一年分为四季:春天是青山绿水,夏天是避暑山庄,秋天是漫山红叶,冬天是林海雪原。小草坝盛产天麻,虽然名字温柔,但在十九世纪英国传教士绘制的东方地图上,找不着彝良却找得着小草坝。深陷彝良小草坝的绿野仙踪,太阳的红不如杜鹃花的红,云朵的白不如珙桐花的白。十三条瀑布在李白七绝中飞来飞去,恰似千古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。春风十里不如十里花溪,山中一夜山外已是一千零一夜。小草坝是绿色的秘境,每一缕微风是绿色的,每一声鸟啼是绿色的,鸳鸯池倒映的天空是绿色的,古树脱在石头上的裙子是绿色的,天麻栖居的草房是绿色的,红叶的更年期是绿色的,小熊猫吃的竹叶是绿色的,古庙的香火是绿色的,岩韮菜是绿色的,山俞菜是绿色的,折耳根是绿色的,竹笋是绿色的,黄连酒是绿色的。    2005年,彝良县委曾邀请舒婷、刘醒龙、王祥夫等10多名作家诗人穿越小草坝。他们从环河盘石向天台进发的途中,到处是悬崖峭壁,高低错落。沟壑峡谷遍布,溪、泉、瀑、潭横生,有“张家界的山,九寨沟的水”之说,多年来一直隐藏在云南东北部,像一位美丽的阿拉伯少女,期待远方的客人撩开她神秘的面纱。看不够的美景,令作家们遐想联翩。他们说:“是大自然的杰作,上苍的恩赐。”在牛角岩瀑布前,他们不停地欢呼:“我来了,小草坝,我爱你!”刘醒龙说:“太神奇了,太美了!”山梁险道是从悬崖上凿出的栈道,尽管有护栏,有的作家仍然双腿发软,头拼命往内侧靠,大家手拉着手,终于抵达风光无限的天台。谢大光、李师东兴奋地说不到小草坝是一生的遗憾。    从彝良县城往北走,一条瘦小的公路钻进绿色的小草坝。小草坝的风光有点像电影《知音》主题歌的开头部分,由花卉类的村女深情地唱出。山青青,水碧碧,只要进入小草坝就会被原始森林的绿色淹没,一眼就看到了高山流水。民歌响处,村女像麦穗光芒的长发和红衣裳于树荫间隐现。站在鸟鸣山更幽的迎客瀑前,仿佛置身九寨沟,直到被四野弥漫的杜鹃花的芳香包围才返回现实。    在盛产野生天麻的小草坝,如果梦回“弓马取天下”的乾隆或雍正王朝,就可知道这神奇的天麻曾呈给皇上祝寿,被烹调成满汉全席。因此,小草坝这样一个旧地名被皇上、大臣、太监、妃子和格格们誉为“天财地宝”。时至1978年,小草坝天麻在广州交易会上被冠以“中国小草坝天麻”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彝良籍的小草坝天麻不仅是彝良和云南的荣耀,也是中国的荣耀,致使一些出生于外县的天麻也要把故乡改为小草坝才身价百倍。    尽管小草坝因天麻而名扬天下,成为世界天麻原产地,但小草坝的山水林木鸟兽却如宝石深藏在滇东北彝良县的北边。当很多人带着对小草坝的山岩、古树、流泉、枫叶的好看的心境游玩它的时候,诗人只能用全部的真诚敬畏他,用恋人深不可测的眼睛阅读它。因为它属于云南天然的生态资源,它提供的尘世的魔力,使人如入仙境。小草坝,绿色、生态、原始古朴,家园的象征,像一位身穿花朵和树叶的处女。小草坝嶙峋的岩石上,只有飞鸟和猕猴的足迹。为了更深入地认识它,必须用老鹰的眼睛越过驼峰饮泉、山梁险道、悬崖石峰。云栖在西风飞鸟间,人与一群黑熊在更深的地方,在取经桥下面的环河磐石上,在密密麻麻的毛竹中间,在十三条溪流撕开的瀑布前。只有忠实地观赏银河飞瀑,才能用李白浪漫的诗说出想说的,用陶渊明悠然的心见到想见的。    小草坝的山是多姿多彩的,山与山的峰峦间夹着突兀的绝壁,青黄的峭岩中,偶或可见赭红色的丹霞地貌。小草坝常年笼罩在薄雾中,细雨更是说来就来,在阴晦得有些忧郁的森林中,闪着光亮的是瀑布。漫山遍坡那些像飞起来的天河一般的瀑布,是小草坝最牵动人心的亮点。刚进山,藏在坡下绿丛中的迎客瀑已令人流连。再向前行,一泓碧潭横在山垭间,好在水中的石块清晰可辨,转进山谷,忽然觉得山和树都生动起来,前后左右,目之所及,数不清的瀑布欢叫着、迸跳着,从高高低低的山峦草树间喷流下来。瀑布使寂静的山谷喧闹起来,远远近近的瀑布其实神态各不相同:有的水势生猛,直扑而下;有的一波三折,层帘叠垂;有的依石蜿曲,砸出怒放的水花;有的在树丛后面忽隐忽现,乍露还羞。沿着十里花溪通往银河飞瀑的山谷间,石有千姿,水有百态,简直就是一个包罗万象的瀑布博物馆。小草坝这么多瀑布,依山势石形,各有各的流转形态,像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轨迹,各不相同。    昆明作家张庆国来到小草坝乡,想起小草在歌唱这句歌词,就像满山遍野的小草,微不足道,却能覆盖所有的土地。他喜欢小草坝这个平淡无奇的地名,又感到吃惊。为什么险峻荒僻的高山峡谷中,会有一个阴柔温暖的地名?长期以来,众人习惯了,爱讲大道理,喜欢高谈阔论,忘记了所谓道理和思想,不过是地上长出的草和树苗。那种忽略了具体的感性人生,只见高山岩石,不见遍地花草昆虫和泥土的习惯,使世界变得简单无趣和错误百出。张庆国是这样描述小草坝的:彝良人眼光向下,心与大地贴近,用普通的小草为家乡宽阔的土地命名,可见其高明和真实可靠。真实可靠的品性是小草坝乡名声远扬的原因,也是所有地区的历史生生不息并传之久远的原因。可以想象,古代的外地人历经艰辛,风餐露宿,来到滇东北山中,在小草坝受到温暖的保护,体会到人心的淳朴,留下美好回忆,才有渐渐传开的有关小草的赞美。小草坝当然有高大的山峰和苍茫的丛林,这是滇东北的正常风景。包谷站满山坡,洋芋花按季节开放,平淡困苦的日子,也有无限欢乐。他在小草坝景区住了一夜,第二天进山考察,沿着多年前国有林场开辟的狭窄小路,小心翼翼地在丛林中穿行,朝山凹走去,终于明白小草坝展露出复杂人生的情节:山高、谷深、林密、水量充沛,就像一出戏,波澜起伏,豪情万丈,余味不绝。真正豪情万丈的气象体现在瀑布上,他走出山凹,拐过几道弯,又朝山上爬,很快听到巨大的水声。原来小草坝的山里,藏了壮观的瀑布,最大的瀑布像宽大的幕帘,从山崖的绝高处垂下,流水自由倾泻,声浪惊天动地,气流猛烈的摇撼中,山壁上的树枝和杂草晃荡不停,水雾四处飞溅,弄湿了众人的衣服,换来阵阵惊叹和笑声。    来自瀑布之乡贵州的作家欧阳黔森到了小草坝才知道天外有天,瀑外有瀑。因为小草坝是美丽的,它不仅有大面积的原始森林,还有众多的瀑布。最美丽最壮观的大瀑布很高,像从天际飞流直下。欧阳黔森说,就单个的瀑布而言,它甚至比全国著名的黄果树大瀑布还要好。首先,这个瀑布比黄果树大瀑布高,且又一落三叠,令人叹为观止。再就是这个瀑布处于原始森林当中,周围古树参天。其实爱瀑布的人们都知道在中国还会有很多美丽、雄奇的瀑布,他们正在找寻,正在发现。小草坝的瀑布,藏在深山隐于大森林,不像外地有些瀑布靠建水库调节高大上和飞流直下的气势,而是绝对的自然。它的美无疑是震撼的,是动人心魄的。    昭通籍作家胡性能告诉我,对于许多养尊处优的身体来说,到小草坝却只会是一次充满绝望的旅行。由于只习惯于沙滩的柔软、宾馆的舒适,就会把生命中本该体验的那种跌宕与起伏,当作一种无尽的折磨。小草坝的大美,与其他许多地方的风景不一样。胡性能在散文《最后的秘境》中写道:“小草坝提供给人的,是那种突兀的石峰和斧削般的岩壁,它们就像是乌蒙山的骨头,坚硬、沉默、毫不妥协。因此小草坝的许多地方,往往会让行人心中一凛。地处僻远与道路的艰难,让小草坝至今仍然素面朝天。即使是因为这里出产着世界上品质最为优良的天麻,每年都会吸引无数的人来淘金,小草坝仍然保持着原初的形状,没有太多的人为雕琢的痕迹。天高地远,还让它为滇东北保留了最大的一块原始密林。当然,到了小草坝后,你会发现生长在这里的树不是寻常的树,由于生存的需要,它们必须将根须尽可能地在岩石里延伸,努力抓紧大地,并向岩石中延伸,哪怕是在最险要的地方,也绝不放弃。那是柔软与坚硬永不停息的较量,从树与岩石的坚持中,你会发现,只有生长在这种环境里的树,才配用扎根这个词汇。甚至于流淌在这里的水,除了我们通常感受到的那种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的柔美之外,它还能让我们感受到性格中的坚硬和勇敢,尤其是当它从危崖上跌落下来的时候,义无反顾的水,比刀还锋利的水,在飞跃的过程中不断地粉碎、新生,再粉碎,再新生,从而构成了密林中千姿百态的瀑布。对很多人来说,小草坝是一个遥远的所在,但真正到了小草坝之后,没准会在今后的睡梦中,梦见自己变成了英雄。    朦胧诗人舒婷在小草坝看了半天,亦只看了个朦朦胧胧。在小草坝上,饮的是天麻酒,吃的是凉拌野天麻,筷子挑的是炒天麻片,勺子喝的是天麻汤,可谓无宴不天麻。就连鸟蛋一般玲珑的土鸡蛋,都有一股天麻味儿。舒婷叹息着:“真是奢侈哪!”她一直以来都有头痛的老毛病,父亲给她炖过几次天麻,所以知道天麻安神补脑。从前的天麻和人参一样金贵,哪能有事无事当饭吃!现在她终于知道了,艾芜的天赋固然与生俱来,但他年轻时代就在小草坝行走出没,那野生天麻一定常吃不懈,才滋养出人所不能及的鬼斧神工之笔。    小草坝,山水合抱的闪现着生存的热情和光辉的乐土,我走近它,但无法抵达它的心灵和蓝得透明的天空,更无法拒绝它绿色的光芒。    作者简介:陈衍强,中国作协会员。出版诗集《英雄美人》《乡村书》。作品被译成英、日等文字,并在《世界诗人》和美国出版的《21世纪的中国诗歌》等杂志发表或收入多种权威选本。

 

上一篇:小草坝:一个跳出繁华的世界
下一篇::没有了
(作者:陈衍强 编辑:ylph)

我有话说

 以下是对 [大美小草坝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